登录注册
乱世时代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勋章中心
移上 移下 移左 移右
主题 : 【原创】英雄传奇小说《古今如意箫演义》征询意见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楼主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来源于 原创 分类

【原创】英雄传奇小说《古今如意箫演义》征询意见

管理提醒: 本帖被 露脚斜飞湿寒兔 设置为精华(2019-08-25)
大家好!我是露脚斜飞湿寒兔!其实我是子建。我创作了一部小说叫做《古今如意箫演义》(曾用名叫做《四友游隋征高丽全传》),大概近十万字了。下面我更新几个回目,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!谢谢!

目录

第  一  回  同窗友弄箫回隋
第  二  回  赌奇梦瑞辰揭榜
第  三  回  唬天子少年得官
第  四  回  雷震狐鸣惊瑞辰
第  五  回  户部巧赈扶风郡
第  六  回  提新议科举肇始
第  七  回  较三才金阶斗智
第  八  回  瑞辰重游长安城
第  九  回  醉仙楼上尝琼肴
第  十  回  秦琼疾雨救唐公
第 十一 回  清月疾雨双中举
第 十二 回  武状元游街遇喜
第 十三 回  大团圆佳人留笺
第 十四 回  重阳节赐宴曲江
第 十五 回  疾雨试踢皮包铅
第 十六 回  耍上元叔宝闹京
第 十七 回  长安春景灞桥头
第 十八 回  美英雄评赛宝靴
第 十九 回  谋皇位杨广弑父
第 二十 回  赦天下瑞辰辞官
第二十一回  考学问瑞辰解诏
第二十二回  争鸭绿隋兵渡江
第二十三回  遭诡计前功尽弃
第二十四回  唐国公太原赐宴
第二十五回  李建成吉日娶亲
第二十六回  白狐狸指点迷津
第二十七回  访闾山轩云出世
第二十八回  轩云初败高丽王
第二十九回  疾雨斗武挑良将
第 三十 回  轩云再败高丽王
第三十一回  杨广覆亡扬州城
第三十二回  轩云布阵退劲敌
第三十三回  高丽议和赚瑞辰
第三十四回  好兄弟各请豪杰
第三十五回  出奇兵轩云渡海
第三十六回  克平壤功臣归唐


诗曰:
    “南北朝来几姓天,四方百姓苦难堪。
       隋皇一统山河壮,良将满朝国固磐。
       浩荡运河炀帝开,万千帛锦作风帆。
       东遣将官高丽战,怎终游乐于刀间。”



[ 此帖被露脚斜飞湿寒兔在2019-08-24 09:32重新编辑 ]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沙发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第一回  同窗友弄箫回隋

       古语有云:有意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此一回便讲的是这般故事。
       话说笔者缀成此书时,中华夏历早已不知过了几轮甲子,又逢着一年辛卯,按西历算来却是西元二千十一年。前两岁又半载,塞北辽东首府沈阳城内第五中学初分文理。高一十六班乃是文科班也。这班里少年人才济济,志趣不同而性情相合。中有要好者四人,乃是瑞辰、轩云、疾雨、清月四友也。看官,你道他四人相貌若何,各是何许人也?原来皆是有志之士:那瑞辰生在书香门第,身高七尺,面正唇朱,眉清目秀,鼻下两道小青须、腮间一张方海口,是个文生公子,好读史、善属文,最喜明清两代章回小说把个一文一史融在一起,又爱效仿古人,慕文人风骨,修学人遗事,不枉为一代才子也;清月者,一女子也,生得面庞白净——两腮泛红,眼如点墨,唇若涂朱,齿若镶贝,秉性好奇喜动,不肯饱读诗书,却能通晓外语,也一奇人也;再道那轩云,身高八尺,姿容甚伟,眉似利剑,浓重锋刃,目含碧波,深邃明亮,尚武好文,有侠客风骨,时常斜负书包在背,只道是斜挎了一口宝剑,虽然生在富商巨贾之家,但却又颇好诗礼书画之雅,岂非时之英杰?疾雨者,更是了得,此人学业勤勉,球技精湛,可谓能文能武,身高、出身与轩云不相上下,最是自信、谦逊,尝视己身是自古及今的武状元,瑞辰赞他有三国时赵云之风范并希腊神阿瑞斯之勇武,故而谓之曰“战神、英雄、赵子龙”。
       看官,你道是无事耶,怎讲这些无关言语?其实这番闲话并非就是徒费唇舌之谈,你不见那项王少时学书不成,去学剑,又不成,谓“书足以记名姓而已,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”;蜀主幼时尝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,言“我为天子,当乘此车盖”,后具为实,果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。盖人之少年,其志非凡,有志者,方能成就大业,后之故事与他四人性情志向息息相关,故且先于此讲明。
       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支言寥摩相貌,片语难尽其才!
       却说一日清晨,瑞辰早起竟往学校漫步而来,只见街市边摆得一摊,主人在卖古玩。这摊子,百般古玩是样样俱全:外圆内方的铜钱儿有顺治通宝、康熙重宝、雍正元宝、乾隆通宝,一直排到了宣统;串成串儿的配饰有珍珠的、翡翠的、黄白玉的,有圆珠的、有方块的、有圆珠加方块的;倒着扣儿的瓷碗有酱黄釉的、银灰釉的、青花款的、粉彩款的;还有零零碎碎儿的玉片子、牙片子,铜盆儿、铜壶儿、铜罐子,铜洗、铜爵、铜印章,铜矛头和铜铲子。
       瑞辰见了这些宝贝真个是眼花缭乱、目瞪口呆,忽瞟得摊子尽头有一支三尺来长的东西,尚套着绒套,究竟不知是个什么宝贝,乃搭言问那摊主:“这物件儿是个什么?”摊主道:“是一管箫。”瑞辰听罢自语着应承一声,俯下身去,拿将起来细细玩看。那摊主言道:“看你这小伙儿挺喜欢这个,这管箫也是个老物件,十有八九是要卖给你了,我也就图个吉利六十八卖了罢,看你要不要。”瑞辰闻听,自忖这价格倒也公道,便翻出钱来买下了。于是乎,欣欣然,好似提了个哨棒,大步流星直奔到学校,竟以为足可以炫耀一时了。遂径直闯进一年十六班的教室来。正是“无巧不成书”,偏却撞见疾雨陪伴清月独坐屋中——悄然私语,好生亲密。瑞辰不见则已,见了反怪自己坏了这“莺哝燕语双织曲,花娜柳宜两相然”的好气氛。急欲转身出去时,又早已被他二人瞧见了,便不好意思再退出去,只得装作不经意道:“两位来得好早!我昨夜难眠,今日早起吃罢饭,径往学校来。路遇一摊,满摆古玩奇货,均是牙片玉佩、古钱铜货、笔墨砚台……”清月插言笑道:“我又没问你这些来!你说话却好不痛快,莫非是要我买来送你不成?”瑞辰亦笑道:“正若你言,我却果然少些钱财买那玩意,不期你便要送我几件,依得依得!”清月方要说些什么,只见轩云悄然间已从后门迈步走进教室里来,笑道:“瑞辰兄打搅了他两个温情人,却是好生不解风月!”疾雨问轩云道:“你是从那里来的?”轩云道:“我来了许久了,只从窗中看见你与清月相叙,故而出去走走。方才转回,见大哥已经进来了,想是坏了你们气氛。”瑞辰接言道:“若非轩云兄说知,我实未注意先时屋中只你两人尔……”不料瑞辰这话不曾深思,竟是欲盖弥彰,急忙止住不说了。轩云向疾雨笑道:“你可休得嗔怪大哥啊!”疾雨瞧着轩云嘿嘿一笑,也不搭话。
       此时只见瑞辰举起箫来,将套绳解了,从里面取出竹箫,众人凑近一齐细看。瑞辰道:“我的钱钞不足,未买得那些玩物,只买到这箫。”清月又笑道:“你买他可有用处?且与我们吹一段来!”瑞辰道:“吹便吹之,谁谓我不能吹耶?”乃将五指按住箫孔,即拭箫之吹口而试:屏气凝神,伸上唇,收下唇,正对其孔缓缓吐气——却如何发得出声音?疾雨道声:“待我一试。”即便取过试之,却也不能发出一声。轩云见二友具不能吹得出音,乃执箫管在手,屏息一吹,声音呜咽。四人但觉天旋地转,一阵犀利之声响彻脑际,瑞辰已先不见,其次清月,再次疾雨,轩云亦持箫而没。
        有分教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友弄箫箫语悄,原来此管非凡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轩云无意陈封启,怎料陷隋乱世涛。
        毕竟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共1条评分记录
杳之初 纹银 +10 09-01 原创内容
隐藏评分记录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板凳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第二回  赌奇梦瑞辰揭榜

       话说大隋朝的开国皇帝名唤杨坚,这位人主与着一干能臣宿将“打南陈,灭北齐,平东、西二魏”,终是开创了一番事业。建国号为大隋,年号开皇、仁寿。却说这仁寿元年四月初时一夜,隋主杨坚正在灯下批阅本章,不觉困倦,伏几而卧。朦胧之间,只梦见自己独自一人立于京师大兴城承天门上。隋主凭城而眺,只见远处天空蔚蓝一片,皇城朱雀大门的三层门楼突于眼际,近处砖墙、御路之上空荡荡,并无一人。不经意向旁看时,却发现三株大树簇拥着生在眼前这城关之上,是枝繁叶茂、硕果累累。文帝见了,虽觉得好生奇怪,但看这树郁郁葱葱心下却也甚是喜欢,急待摘那果子,耳边忽闻水浪声迅猛澎湃,扶城一看,只见那城关之下早已汪洋一片,且与城齐。隋主心下着忙,猛然惊醒。忙诏内侍登上承天门楼察看,却并无洪水,亦无树木。细想此梦并非佳兆,正不知那里将有灾异,江山可会动摇!只因为这场梦,唬得文帝竟是一夜不得安寝。
       到了次日早朝,隋主升殿,文东武西两班当中站立着尚书左仆射越公杨素、卫尉少卿唐公李渊、上柱国尚书右丞齐公高颎、上柱国宋公贺若弼、上柱国韩擒虎等一班功勋。文帝遂以昨夜所梦遍问群臣,这干大臣,有不以为然低头不语的,也有说需要加意防河治浚水道的。只有杨素因着太子杨广要除掉李渊,此时计上心来,出班跪奏道:“陛下,请陛下思之:果,木之子也,‘木’、‘子’合而为‘李’字。又洪水滔天,应在一个‘水’旁上。此梦正应着在朝大臣当中,有姓李且又名中带着水旁之字者,他日或成为国家祸患,亦未可知。还请陛下察之。”
       金殿之上李渊听了此言,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,偷眼去瞧杨坚又在那里怔怔发愣,心下更觉狐疑。此时文帝听得杨素之言,却是方觉省悟,且他本是多疑之主,心内更是愈加猜忌了。时朝中有一老臣郕国公李浑,原系陈朝旧勋,陈亡而降隋,仍为本爵,老来得子,刚满七岁,小名洪儿。隋主猛然想到:“‘浑’字,‘水’、‘军’也,‘郕’字音‘城’,正合水淹城郭之梦。且闻得他老来得子,其名‘洪儿’,莫非此人便是个祸胎?”两眉一皱,却把下面李渊唬了一回。这李渊想是躲不掉了,正欲出班跪表忠心,不想得忽闻文帝金口玉旨道:“郕国公李浑,本是陈朝旧勋,近日有人与朕言讲他小儿时出逆言,岂非时常教唆之故乎?正该拘来大理寺勘问。”李渊闻得这个旨意,且喜且惧,当日无事散朝归家,自是有了告老还乡之意。后来,这李浑一家三十二口皆以谋逆之罪满门尽斩,此是后话。
       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何胡猜天机,无非妄害人臣。
       再说杨广和杨素本要借文帝之梦害死李渊,无奈杨坚错杀李浑反救了唐公一命,他两人如何甘心?便命心腹东宫左卫率宇文述在乡野之间再散谣言曰:“杨氏灭,李氏兴”。使之一传十、十传百,直传进京师皇宫。这隋主杨坚闻听此谣果然大恶,于是竟越发恼怒,乃密诏越公杨素与齐公高颎共议此事。杨素趁机进言道:“臣闻此谣言甚盛,想来圣上前日所诛李浑却并非祸首。当今之势,依臣之见,莫若将朝中李姓者具加诛灭,以绝此谣。”高颎听罢大惊道:“杨仆射之议不可!朝中李姓大臣甚众,岂能尽诸哉?陛下何不出以皇榜募能者于民则或可得可以解此梦及谣言之人。”隋主虽是恼怒,听高颎之言亦觉有理,于是遂刷下皇榜命于大兴城十门内尽行张贴——应征之人若能解此奇梦者乃征辟至朝量才授官,但若有私揭皇榜却言不入理、戏弄天子者便以欺君之罪押赴街市斩首示众。如此一来,几近一月之间,皇榜高悬竟无人敢揭。
       且说塞北辽东沈阳城中第五中学高一十六班内瑞辰正在听箫,不觉头眼晕眩,只得闭上双目,“刺啦”一声响亮却听得耳边一片嘈杂,好似人声鼎沸。瑞辰心中奇之,睁目观瞧,但见四周之人——三三两两行路的、挑了担子卖货的、赶着驴儿驾车的皆是著布衣、开右衽、裹头巾、穿鞋履的古时模样,道路两边房舍比邻,格外齐整,面前砖砌的城门,好生巍峨!
       怎见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朱砖有限城无限,岁月无痕墙有痕。
       毕竟瑞辰是个才子,向来倾慕往昔宫观城市,常常盼望着一返古时,此时见了这番景象,正不知穿回了那个朝代,不由得又喜又惊,忙视己身,却仍旧著着先前的五中校服,心下虽是好生惊慌,却也无奈,只得随着旁人往城门里边来逛。
        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不想,成想复自想;愿不愿,满愿又生愿。
       且说瑞辰刚过得城门,便见一伙子人围在那里议论纷纷,有人道:“皇帝这梦也奇怪,听说已是枉杀了大臣哩!”旁边的道:“已近过了一月了,还未见得有人揭榜,天下姓李的可要遭殃!”瑞辰听了好奇,走近前来却看见一纸榜文贴在城门墙上,只因人多,未得再前,便问人道:“小哥,这榜上写的甚么?”那人回头答道:“这榜文已在此张了一月,看你的穿着打扮似是个外邦人,便与你详着说说——却是当今圣上有日晚上作得个怪梦,是‘木生城上,水淹城下’,说是李氏之人当危害社稷——为得这梦,已经杀却了朝中一个老官儿,此时正张榜寻找能人异士进皇宫里面解梦去哩!”瑞辰听了猛然醒悟道:“莫是清人禇人获在《隋唐演义》之中所记——‘隋王夜梦登城门,三树墙头结祸根,李靖代龙行布雨,倾出天露泛三秦’?”于是又问道:“小哥,原来若此,那你可知道圣上是何时作了这梦的?”那人道:“便是前月初——这榜文是大隋仁寿元年四月十五日发的——当在此前。今已是五月十四日壬辰,整过了二十九日。”瑞辰自忖道:“《隋唐演义》之中的故事虽不知真假,但此时我身在古代,无可依靠,何不揭下此榜一试——虽死无怨。若真得唬过这皇上,也少不了授官得钱!”于是慨然自语道:“皇榜既在我前,怎说我亦要揭下一试。”四周人听了这话,不觉一惊,脚步一撤,纷纷来看,只见瑞辰走上前去伸手就要揭这皇榜!
       有分教: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瑞辰揭榜惹惊讶,性命注一何惧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纵我才步易水,试凭诗礼渡舟筏。
      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共1条评分记录
杳之初 纹银 +10 09-01 原创内容
隐藏评分记录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地板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一部好的文学作品,要经过漫长岁月的时间打磨,“四大名著”里的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和《西游记》在文学史上都称之为“累代成书”,就是说不是一朝一夕便完成了的。《红楼梦》虽然是曹雪芹自己创作的作品,但也有“脂砚斋”在旁点评,自己写作10年,最后仍然没能亲笔完成这部大作。所以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,我非常欢迎大家拍砖!
诸葛金益 离线
级别: 郡守
UID: 10055
精华: 0
发帖: 242
纹银: 1019 两
威望: 6 点
功勋: 24 点
元宝: 0 个

所处: 荆州 江夏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13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4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  四友弄箫箫语悄,原来此管非凡箫。

有挤韵之嫌,但放在一章回结束也似乎无不可
诸葛金益 离线
级别: 郡守
UID: 10055
精华: 0
发帖: 242
纹银: 1019 两
威望: 6 点
功勋: 24 点
元宝: 0 个

所处: 荆州 江夏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13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5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写的很好,只是感觉匠气过重,如果要写成传世之作,需要多感受多修改,读一篇文章不同时间读时的感受是不一样的,得看什么时候状态好,修改时有神来之笔,如此才能写好,另外第一首诗的第一段有挤韵之嫌,可以看着改改,仓促评论,贻笑大方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共1条评分记录
露脚斜飞湿寒兔 银两 +1 08-23 意见很中肯,谢谢您指点!
隐藏评分记录
诸葛金益 离线
级别: 郡守
UID: 10055
精华: 0
发帖: 242
纹银: 1019 两
威望: 6 点
功勋: 24 点
元宝: 0 个

所处: 荆州 江夏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13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6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四友弄箫声暗哑
亲吹三曲奈何桥
桥端怎见隋唐代
揭榜大兴救李朝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共1条评分记录
杳之初 纹银 +5 09-01 原创内容
隐藏评分记录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7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引用
引用第6楼诸葛金益于2019-08-23 16:47发表的  :
四友弄箫声暗哑
亲吹三曲奈何桥
桥端怎见隋唐代
揭榜大兴救李朝

经过这么一改,果然读起来非同凡响!好诗!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8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回 6楼(诸葛金益) 的帖子
金益兄,那我继续发第三和第四回,您看看整体遣词造句是否还能够修改。特别是诗歌这方面,还得多请你帮忙!
级别: 公卿
UID: 10024
精华: 2
发帖: 395
纹银: 9 两
威望: 20 点
功勋: 36 点
元宝: 2 个

所处: 幽州 乐浪
体力:
10/10

势力:
在线时间: 32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8-23
最后登录: 2019-09-21
9楼  发表于: 08-23   
第三回  唬天子少年得官

       话说瑞辰伸手要去揭那皇榜,早惊动了前后围定看榜的众人,俱皆劝道:“这梦解不得,解了却要掉脑袋的。”瑞辰闻听住了手道:“诸位,此话怎讲?”众人道:“皇家天子喜怒无常,况且这怪梦又是关系着江山姓氏,谁敢胡言?却赌自己脑袋!你切莫贪心一朝恩赏,也慢强逞一时鲁莽,徒伤了自家的性命!”又道:“想你是外邦之人,年纪轻轻,尚不懂这其中利害。”瑞辰听了知是有理,想他们世代耕王土、做王臣,比自己更懂得这其中的世故,只是待要离去之时心下却又觉得不安不舍,想自己是千年以后后世之人,看过诸般史书、小说,大可谓是“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载”,如何便不一试究竟!因是自谓:“当断则断,又何惧哉!”反是近前又去揭榜。众人见了,叫声苦,要再拦时却也晚了。盖瑞辰已抱了死而后生之念,揭榜在手。
       瑞辰既揭了榜,跟定了两个看榜的门卒穿过大街,但见得长安城中屋舍、道路极是整齐,佛塔林立缀落坊间,正北面直望见又一个宏大巍峨的阔城门,东远处更独有仅一个锦秀之楼高过他屋。三人径直绕过皇城来到宫城大门,自有内卫禁军入内禀报不提。单说文帝一月之间寝食难安,忽闻得有人揭榜应诏,不胜欣喜,正不知来的是那里的道人、何处的圣僧,遂命内侍官急引瑞辰入御书房来见。再说瑞辰候在皇宫门外,且惧且喜,惧的是少时自己所言若稍不尽隋帝之意,辄性命不保,又喜的是如今自己所立竟已然是隋王帝都,再非睹之于电视当中,索性倒也不再多想,自观赏起周遭风景来了。待不多时,只见有人打里面出来笑面言道:“那位揭榜的先生,请随我入见圣驾”,便引了瑞辰一路向这九重宫苑里迈步而来。但见这皇宫之中果有一番别样风景。
        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重天门漫转过,八般御殿细观来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星龙台烛光明明亮,六曲清澜水波漾漾翻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凤楼外簇拥着黄巾力士,四极殿前排列了金瓜武将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下静鞭怔怔响,两团羽扇相对开。
       却说瑞辰站在了阶下等候,只听得传谕官道声“揭榜人进”。瑞辰却也聪明,便依着电视之中朝臣上殿的样子装模作样登上殿来,只见大殿内正当中文案后坐着个皇帝。瑞辰前走数步倒身下拜:“小生瑞辰叩见我主圣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文帝道声:“且请平身。”只见瑞辰谢了恩,站起身来,真个是年轻气朗,身披奇服,形容本正,文帝心下遂已先有了三分喜爱。因问道:“下面所立之人是那里人士?姓甚名谁,有何本领,与朕说来。”瑞辰听得文帝相问,只道前番仿效的古装剧中礼数算过了杨坚审阅,应还是像的。如今又要与皇帝答话,心下暗乐,即便索性编下一套词句把自己夸赞一番:“小生辽东郡人,名唤瑞辰,别无他能,只懂得前代文章,亦善作绝妙好辞,兼晓得观察天文,略知道探究物理。”文帝听了虽不尽信,但嘉他语言清爽,心中又添几分爱意,遂考问道:“依你所言确实有些才能,虽然年纪轻轻,亦不失为国家栋梁。朕闻君子好谦敛才,所知所晓或不轻易露于言表。故此朕欲御考于你一番,以试子之实才,不知你意若何?”瑞辰再拜道:“请陛下龙楼御考!”文帝喜道:“先汉时,曹子建能七步成诗,才华横溢,今汝可效之七步之内赋诗一首与朕听来。”瑞辰道:“愿赐题目!”文帝道:“汝自言是塞北人士,那边物华若何,你可赋诗道来。”瑞辰平素爱诗,悲春伤秋亦是难免,此时自拣一首平素所做之诗即吟道:
        “塞川北地连渤海,
         峰剑风刀霜刃寒。
         冰玉雪银天貌蓝,
         孤松翠绿待桃开。”
       文帝听罢思虑一番道:“此诗绘得塞北边关诸般景物具是贴切灵动,只一点不好,便是第三句的末字应是仄音,却为平音了。”又道:“七步之内能成此诗,亦是有些才干。今人具言江南景物美好,不知你可曾向那方云游去否?你可再赋诗一首以赞那里佳景。”瑞辰道:“余亦爱钱塘春景,虽未曾见过,却也久有耳闻,今日何妨便做一诗赞他!”于是遂在殿中踱步而行,把个唐人白居易的《钱塘湖春行》于七步之内背诵一遍:
       “孤山寺北渚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        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        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
        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”
       文帝闻了且惊且喜,最喜那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与“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”两句。只道瑞辰诗才横溢,还欲着他再赋一首来听,因道:“子既爱杭州西湖,还能再为一诗与朕相闻否?”瑞辰欣然曰:“诺。”即便将先宋苏子苏东坡的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又背一番:
        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
         山色空蒙雨亦奇。
         欲把西湖比西子,
         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
       文帝听罢大喜,不绝赞道:“‘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’这句对仗绝好,又显出清幽雅致。‘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’这句又添些玩味。遂成个清新绝句——小子真乃是奇才出妙句矣!”遂已有意拔擢瑞辰为官,忽而又想到解梦之事,于是问道:“汝既揭了皇榜,当能为朕言说夜梦之兆乎?”瑞辰心下虽知此梦该应在唐国公李渊将代隋杨坐拥天下,但天意固不当违,遂有意要保全李渊,因此只把五行玄学胡作牵扯来对付答应道:“谶语曰:‘翠树生玉果,玄水漫金城’——城者五行属土,树为木。五行者水生木,木克土,土又克水——故而水盛则木生,木盛则土衰。方今陛下所梦城上有树,则是木盛,木盛又因水盛,故而陛下还当防范洪水犯京畿于近日!而土可克水,陛下所梦高踞城上则水莫能近,应喻洪水如若能够舒济及时,则该是有惊无险!”隋主杨坚被瑞辰这番胡言一唬,只觉心中大释,喜道:“先生真乃大才,既然若此权把你补为户部员外郎,筹办粮米,以备赈济被灾百姓,待到功成之后再行升赏!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”瑞辰连忙跪倒谢恩,直跪了半晌却未听得文帝叫他平身,抬头偷眼一望,只见文帝面色黯淡,竟全无了方才的喜色。
       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步一颦两步伤,小生强赋愁时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谪仙饱墨成千句,子建诗才谁敢当?
      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描述
快速回复
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